日记大全

孤独的病人

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懂我,没有人懂我。连我的父母家人朋友都不知道真实的我。我是唯一最了解我的人。我只为自己保留背影,只告诉自己秘密,也给自己伤害。真正的我是孤独的。我与熙熙攘攘的世界无关。千千有成千上万的人,我看到的只是我自己的影子。没有人知道我有多少伤疤。没有人知道,我讨厌我的父母。没有人知道,我的笑容里有一个阴险的我。没有人知道,不知不觉,我陷入了黑暗。

他们看到的只是伪装的我。他们不知道,所以恶的源头是我。他们就像我脚下的狗,被一根裹着毒药的骨头玩弄着。在我眼里,都是可笑的虫子,做着毫无意义的蠢事。

我爱我自己,我精致的脸,我完美的身体,我会亲吻我自己,拥抱我自己。这可能是不正常,也可能是病态。突然想自杀,结束孤独。我有点厌倦了这种孤独,厌倦了每晚的伪装。我累了,我很痛苦。

我嗜血,我会伤害自己。我看着血喷出来,疼痛似乎减轻了。鲜红的血是世界上最美的颜色。带着生命气息的血液也让我觉得自己是活着的。不敢向人展示真实的自己。如果他们知道了,他们会震惊地犯错。毕竟我伪装的很好。我是一个可爱善良的人.他们无法想象真实的我。

小表妹出生后不久,家里人带我去看她。大家都不在的时候,我看着摇篮里的小表妹。她柔软,小巧,脆弱。我一下子愣住了,用手掐住了她的脖子。我想杀了她。但是她居然笑了。她笑得那么天真。我讨厌这样的笑容,于是我的手又用力按了一下。如果事实证明我不能拥有它,我会毁掉它.我听到父母的声音,手立刻松开了,反而捏捏她的脸,假装爱她。

果然没人怀疑我,他们也不知道我的恶毒行为,但说到恶意,他们比我强多少?我相信当初我也是纯洁干净的,但他们不是最恶毒的把我逼到这样的田地里吗?

有时候觉得好笑。可笑的是,我才14岁,还是个孩子。我的心已经被这个邪恶的世界染黑了。感觉自己不是在长大,而是在一天天变老。我发现世界上最善良最单纯的生物永远不会是人,不,不,真的永远不会是人。就算那个人小时候单纯善良,长大了也不会保持,就像我一样,哦,不,我还没成年。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。到现在,我已经看透了人性的丑陋。之所以不说能看透一切,是因为人类的丑陋没有下限。我想,如果一个地方不属于你,门外门内都会一样冷。我现在的家不属于我吧?太冷了,冻住了我的心,麻木了我的痛苦。

因为孤独,我学会了享受孤独,就像享受堕落的快乐一样。孤独就像毒药,会上瘾,但很痛苦。但是人是无法戒掉或者放下那种令人窒息的痛苦的,因为那种痛苦,你可以确定你的心还在,你还有一颗心,哪怕那颗心不再为爱颤抖。但它能让你知道你还活着,痛苦,上瘾。

我喜欢黑色,因为只有把自己埋在黑暗里,才能不面对现实,忽略痛苦。

有时候觉得自己没用。我是生活中的小丑,也是舞台上的小丑。一个悲伤孤独的小丑。我就是那个悲伤的小丑,那个让人发笑但自己却笑不出来的小丑。

我的微笑应该是帮助我伪装的利器,无辜,无害,纯洁。在别人面前灿烂的笑容,是一夜又一夜在镜子前勾起的诡异弧度形成的。我患有中度抑郁症,家人不知道。是不是很可笑?

可笑又可悲的人,所以.

对我来说,童心比天上的星星还远,我不奢望童心那么远。

生活就像一张白纸。在我人生的白纸上,像一个翻倒的墨水瓶,黑色在一点一点蔓延,以前的颜色和所有灿烂的颜色都被黑色覆盖。像折了翅膀的天使,从云端坠落地狱。

我就是那个没有被诸神照顾的人,那个被遗弃在世界角落的人。人是自私的,他们排斥别人。而我是他们拒绝人。因为我好惨,好脏。

我还是继续带着伪装的面具活着吧,就像行尸走肉一样,找不到自己。我的仇恨会继续.连续不断地.永远永远,无限轮回.

高义:黄子云